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下无为梦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日志

 
 

别让子弹飞  

2011-02-21 23:15:16|  分类: 幕后使者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假时把计划完成过后还有多余的时间,但是又不愿意看好莱坞大片,主要是不想写观后感,所以就选了姜文的《让子弹飞》。本以为像以前一样,看过之后就可以投入到其它的事情中去,结果没想到还是忍不住要责怪自己把打发时间变成了浪费时间。视频网站都喜欢在正片开始之前强行插播十几秒广告,《让子弹飞》上映之后也选择了这个模式,所以我每个周末看《海贼王》的时候都被迫看这个宣传片,要不然一般不会看除了周星驰之外的国产电影。 

看完之后我一点也没感到震撼,反倒很震惊,这样一部漏洞百出的电影竟然能引起强烈反响。《让子弹飞》与枪手写的评论简直是天差地别,我觉得应该改名叫《让子蛋飞》更形象一些,对于花冤枉钱去电影院看过并叫好的观众,可以用片中武举人的话来形容,“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整部影片的逻辑都很牵强,每件事情的发生非但不是顺理成章,有些还特别扯蛋,总感觉是导演刻意让这个故事变得复杂,很多该结束的不结束,总是想方设法拖到后面去解决,然后中间再插一些细节,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剧情都可以直接删掉。外国大片给人的感觉则是,刻意要让复杂的故事变得简单,因为它们的逻辑性特别强,非常具有真实性。就算是商业片,也总不能脱离现实吧,何况这还是一部动作片。我不禁反问,这是不是真人版的动画片?

 剧情分析: 

马邦德坐火车去鹅城上任县长时被土匪张麻子所劫,为了保命,他伪装成被害的师爷老汤。张麻子在要钱的时候以为真县长被自己杀死,又听他说当了县长就能捞钱,于是决定冒名顶替去上任。带着众兄弟和汤师爷到达鹅城,迎接他们的是一群化妆得像花旦的女子擂着大鼓。在宅邸的碉楼上,鹅城一霸黄四郎举着望远镜观察新县长。同时,他的爪牙胡万和武举人抬着将礼帽置于其中的轿子对张麻子表示欢迎,意为“礼貌”,来个下马威。生性刚烈的张麻子进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在抢劫汤师爷过程中杀死的县长卫兵化装成麻匪处决。枪声中,黄四郎对手下说出了自己对新县长的第一印象,“霸气外露”。 在劫火车的时候,张麻子瞄准了马的缰绳开枪,手下以为没打中,他说,“让子弹飞一会儿”,然后绳子才断掉。影片利用时间差布置了一个不错的开头,并且暗示了谁是主角,可是后来张麻子很轻易地就决定了要去当县长,就因为汤师爷说了当县长能捞钱。他是傻瓜还是外国人呢,中国人谁不知道当官能捞钱,他之前怎么不去? 

不肯欺压穷人的张麻子表态要“站着挣钱”,并且“谁有钱就收谁的钱”,还让小六放出衙门外荒废已久的鸣冤鼓,要替百姓做主。不料,鸣冤鼓滚落街头,躲避巨鼓的凉粉店小二孙守义撞到了武举人,被后者暴打。张麻子持枪升堂,武举人不仅挨了板子,还被迫给孙守义磕100个头。被打的武举人哭喊着“打我的屁股就是打您的脸”找到黄四郎,胡万决定设计灭张麻子的威风:他诬陷在凉粉店吃饭的小六“吃了两碗粉,却只给一碗钱”,孙守义受胁迫助纣为虐。最后小六气得拔刀切腹以示清白,无辜死掉。迟来一步的张麻子本要杀死胡万,但在汤师爷“杀人容易,诛心才可怕”的劝告下,只开枪打掉了胡万的耳朵。 武状元,黄四郎的左右手,当地恶霸,没事就把人当足球踢着玩,这个人是相当的彪悍。在这样一个军阀混战,兵荒马乱的年代,是个人手上都有枪,但是姜文拿枪往桌上一放,他就下跪求饶,太假了吧?小六子刚破了腹,张麻子就冲进来开枪了,这边一大堆人都不见了,胡万也被吓得屁滚尿流,一方恶霸这就这这点出息,手下人都有枪不带?小六子破腹取凉粉的情节更扯淡,一个流氓土匪,被人冤枉多吃了一碗凉粉,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最后把肠子都拉出来了。这个世界连土匪都这么讲道理,有尊严? 

张麻子应邀到黄四郎家赴宴,他让众弟兄暗中潜入黄宅,伺机为小六报仇。为证明自己不是害死小六的主使,黄四郎绑下胡万、武举人和孙守义,称只要其中一人供出自己,自己就切腹,否则这三人自行了断。席间,胡万与武举人先合伙害死孙守义,然后依次假装自尽,以证明黄四郎的清白。 在鸿门宴上,张麻子与黄四郎暗藏杀气,语带玄机,处于两人之间的老汤则左右逢源。在引出剿灭麻匪的计划、达成骗取鹅城其他两大家族钱财的共识后,希望洗尽黄四郎家产的张麻子用口哨遣散已埋伏到位的众兄弟,并间接警告了黄四郎:你的宅邸并不是密不透风,我想杀你就能进得来。黄四郎因为不知道埋伏的人数,所以送了两颗大宝石给张麻子,但被他推辞,之后见钱眼开的老汤替县长夫人收下宝石。 只要在鸿门宴上干掉对方,就可以为小六报仇,也可以得到他的所有财产,然而张麻子却在占上风的情况下主动放弃了。他当土匪那么多年,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难道当了几天官,就变得光明磊落了? 

张麻子回到县长府后,与汤师爷共眠。看到张麻子脱衣,老汤惊呆了:“你是要杀我还是睡我?”张麻子则笑说:“先睡后杀。”之后搂着老汤告诉他实话:“是跟你睡,不是睡你。” 与此同时,诈死的胡万受黄四郎之命,假扮麻匪,夜袭县长府,除了要杀死张麻子外,还要夺回宝石。由于张麻子与汤师爷同睡,所以遇袭的只有县长夫人。在县长夫人的葬礼上,张麻子设计了一出好戏:当黄四郎与其他两大家族族长来悼念时,他安排老三等人以麻匪身份出现,绑走了黄四郎等三大豪绅。但早有提防的黄四郎并没有亲自到场,被绑架的不过是他的替身。收到了两大家族赎金的汤师爷和众麻匪都认为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撤退了。但张麻子却下令他们将银子散发给百姓,因为“这不是黄四郎的钱”。黄四郎命手下扮成麻匪,挨家挨户把张麻子散的钱抢回来,甚至强奸民女,败坏麻匪的名声。 张麻子为什么突然大发慈悲叫手下把钱分给穷人,这个就不追究了。他们半夜蒙着面,在街道跑来跑去往二楼扔银子,整条街的玻璃窗都被敲碎完了。汤师爷说过,“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都收到90年以后了,也就是TMD西历2010年”在一个搜刮民脂民膏,苛捐杂税都收到10年后的县城,最穷的都是住街铺二楼的中产阶级?难道没有住平房,住茅草房,或者流落街头的人? 

老汤的原配妻子和儿子来到鹅城,娘俩跟老汤讨要欠下的债。张麻子把黄四郎的两颗钻石送给他们,并派遣老二送他们返回山西老家。按照张麻子的计划,他们化身麻匪上街,黄四郎获知后让自己的手下再次扮麻匪上街捣乱。两伙麻匪街头混战后,黄四郎得到报告:城里麻匪火拼,“我们的人安然无恙”。他带着汤师爷去收尸,不料死尸被掀开面具后,竟是早已“失踪”的胡万。黑暗中走出的张麻子借机拿住黄四郎的短处:“黄老爷的胡万,原来就是祸害鹅城的麻匪”。知道自己中了圈套的黄四郎有苦说不出,只得答应出巨资剿匪。张麻子、汤师爷和众弟兄想借“剿匪”之机携巨款离开鹅城,但中了黄四郎设下的埋伏。一场恶战后,县长抓获假张麻子,但老二已经惨遭毒手,老汤也被炸成了两段。临死前,他劝告县长:“千万别再回鹅城,你不是黄四郎的对手”。 汤师爷被炸得身首分离,屁股挂在树上,脑袋落在地上,竟然还能撑到张麻子从老远的地方跑过去并说完遗言才死掉,这是人还是神? 

张麻子没有听老汤的劝告,决定返回鹅城,全歼黄四郎。他先把剿匪骗来的银子铺满整个广场散给老百姓,但老百姓知道是黄四郎的钱,都不敢在白天去拿,全部等到夜间才被一扫而空。第二天黄四郎派出空马车收银子,百姓们又乖乖地把银子交了出来。张麻子此举是为了激出人们对黄四郎的恨意,他又把枪支铺满广场,老百姓仍然不敢在白天去拿,同样也在夜间被一扫而空。张麻子认为时机已到,号召百姓杀入黄宅,但最终跟来的只是一群鹅。在佯攻黄宅后,张麻子将黄四郎的替身当众斩首,百姓以为真的黄四郎已经被杀,便持枪杀入黄宅。黄四郎兵败如山倒,不过张麻子对黄四郎给予了足够的尊重,给他一把手枪让其自裁。站在碉楼上的黄四郎在炸弹爆炸前,又抛给了张麻子一顶礼帽。张麻子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兄弟女人都离他而去远走上海。 张麻子: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黄四郎:我!张麻子摇摇头:再想想。黄四郎:不会是钱吧?张麻子:再想想。黄四郎:还是我重要。张麻子: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黄四郎:那谁重要?张麻子:没有你,对我很重要。从老六牺牲开始,张麻子就有很多机会直接杀掉黄四郎,但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下手。老六是张麻子的干儿子不说,其他人也是跟随他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既然不是为了报仇,那打这场仗是为了什么。只能说这一切都只是导演想让故事有更多的情节,使劲地瞎折腾,只要精彩就行,根本就不在乎是否有合理性,所以整部影片看起来不伦不类。 

只有几句台词还算勉强过关。 

1.张麻子摸着县长夫人的胸说:兄弟我此番只为劫财,不为劫色,同床,但不入身。手枪在此,我若有冒犯夫人的举动,你随时可以干掉我! 

2.师爷: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 

3.师爷:寡妇不能碰啊!必有大灾!张麻子:她已经成了寡妇了,我不能让她再守活寡! 

4.张麻子:江湖本无路,有了腿便有了路。 

我这个人是爱多于恨,一般只喜欢赞美,很少批评。根本就不是我看国产电影时想要挑毛病,而是基本上都是毛病,所以只得努力去挑精彩。所以,还是别让子弹飞了,要是都这样拍电影,以后连精彩都挑不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5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