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下无为梦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日志

 
 

三十五秒  

2009-05-24 22:0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至六岁的一段三十五秒记忆。某日。 黄昏,意味着伙伴都必须各自回家,白天的玩乐结束。心中的不甘还有另外一方面,那就是对黑暗的恐罹。 孩子的心里除了天真,很大一部分是坏人的领域。而穷人,几乎都将小偷作为天敌,这也传染了些许在我身上。晚上。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做事,凝神静听潜伏的小偷。除了黑暗与小偷比较敬业外,就是我的恐惧。 很长一段时间天空都出现彗星。今天也没见它隐退。一幕光环笼罩在空中耀眼又孤独。刚见到它的时候,就有种强烈的探索欲望,总是用手电照向它。总是希望那束光芒移动过来,被它笼罩,借它内部的明亮看看天堂。但是农村传说它是扫帚星,表示不吉利;虽然它很漂亮,也就不敢再喜欢它了。 院子的竹叶偶尔被风吹得飒飒响,其它的一切都安静得出奇。我又开始望着刺透黑暗的扫帚星幻想。伸手不见五指的气氛勾起了从不见天日的脑海中那些惊悚的事情。树梢飘荡的白衣鬼魂,总是跟在身后的双脚悬空的红衣女鬼。不能不承认,我是被吓大的,而《聊斋》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恐惧缓慢地开始,然后剧烈地消逝。冰凉的颤抖。像磁石一样束缚心理的承受力,像人的生与死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惊悚的心跳。 寂静的心不安分地默念熟悉的歌。一次次的快节奏中,看见恐惧结成梯,心跳声被压在下面。 与父母说话,话语是一样的句式与语气。害怕声音颤抖,只好无力地嗫嚅。 白天不是离去,而是死了,我这样想着。眼前的黑,才如此肆无忌惮。 不是一种颜色,不是空荡的存在。无法穿越的尽头,掩盖了一切。小偷,也无法看到自己。这个想法倒是很好的解脱了我。 突然,屋前的台阶上石头滚动了起来,撞碎了某处的废瓦。匆忙的声音完全成了焦点。咚咚的心跳声叫我什么也不要承认;立刻仰望灯光,细数光线,不在意任何声音。但是,始终觉得这样做丢了自己的立场,便一直盯着被怀疑的地方。委婉的暗示他,他已经暴露,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刚才一直蹲着的大黄狗终于站起来吠出了声,只是这只胆小狗,叫声还是像以前一样仿佛被蒙住了嘴似的呜呜,并且紧帖着我的腿。从小到大,全家人都没指望过它有什么业绩。 然而父母收拾碗筷还没出来,外面只我一人。被它这哀怨声洗礼,恐惧更是一阵明细一阵粗狂。正准备要跑到屋里去的,谁知父亲此时又出来了。 没想到,黑暗中也传来了脚步声。 心跳犹如丧钟,在胸里散不出去。脑袋想要去追,脚却下不了命令。知道小偷终于跑了,还是有点得意,有几分无措。 不过,没搜寻到什么结果,爸妈也就回去了。我还没动身,只在默念:男儿膝下有黄金。 如今每次想起这事,都会想到TMAC的三十五秒。在我们各自的三十五秒之后,我们的结果南辕北辙。 朋友都说,信春哥得永生,信麦迪得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7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